<output id="ztrbj"></output>
<font id="ztrbj"><track id="ztrbj"></track></font>

      <del id="ztrbj"><track id="ztrbj"><b id="ztrbj"></b></track></del>

          <b id="ztrbj"></b><var id="ztrbj"><track id="ztrbj"></track></var>

          手機掃一掃

          落紅不是無情物
          發布日期:2021-08-11    作者:王秋燁    
          0

          談及起愛情,總是那么令人神往。我沉醉于易安居士的“為伊消得人憔悴,衣帶漸寬終不悔”;沉浸于《詩經》的“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與“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潔”的美好愛情中;陶醉于梁山伯與祝英臺的凄婉愛妻之中……

          愛情是如此美好,仿佛是夜空中一輪皎潔的明月,照亮了兩個孤單的人,又好像是地心引力一般,深深地吸引著對方。愛情是屬于戀愛的雙方,只有彼此相互深愛,才能夠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然而,有的人的愛情卻不止是愛情,他們與國家的前途命運息息相關。

          近段時間,在品味紅色經典——《中國革命先輩的愛戀故事》的時候,我發現我們心中如鋼鐵般的革命先驅,其實也有俠骨柔情的一面。在井岡山革命斗爭時期,在中央蘇區時期,在延安革命時期,都發生了許多感人肺腑的愛情故事。

          什么樣的愛情才能永恒?周恩來先生與鄧穎超先生從1925年8月,在廣州市文德東路文德里中的簡陋環境下結為了夫妻。從此,兩位革命家成為一生的革命伙伴,成為了一生的伴侶。他們有著相同的革命理想和信仰,為了新中國這個大家而暫時舍棄了兩人團聚的小家。

          在1947年的中秋來臨之際,本該兩人相聚團圓的日子,卻因為兩人因為革命工作的需要而天各一方。為此,周恩來先生給妻子寫下了一封訴說思念的信。“紅箋小字,說盡平生意”在信中,周恩來用娟秀的字體表達了對妻子深深的思念。

          信中的第一行是這樣寫的“今天是八月中秋,日近黃昏,月已東升,坐在一排石窯洞中的我,正好修寫家書寄遠人。”開篇寫出了寫信的原由,接著肯定了妻子的工作,贊揚妻子淳樸、堅強的優良品質。我現在都記得信中的最后一句“夜深月明,就此打住,留著余興送我入夢。愿你安好。”當我讀到此處的時候,我的眼角,不禁盈滿了淚水。我也曾趁著皎潔的月光,給遠在他鄉的愛人寫下家書。我能夠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周恩來先生對妻子深切的思想。

          在周恩來先生與鄧穎超先生書信中,其實大多談論的都是革命工作,但也有兩個人的你儂我儂。在信中,鄧穎超對周恩來寫下:情長紙短,還吻你萬千。周恩來先生則回復道:“我這一生都是堅定不移的唯物主義者,唯你,我希望有來生。”原來,愛情中的雙方都是詩人,此話用在周恩來先生與鄧穎超再也合適不過了。

          孫中山先生曾說“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是啊,如果沒有國這個大家,哪有兩個人之間的小家呢?周恩來先生與鄧穎超先生的愛情超越了時空的限制,縱使是相隔萬里,他們依舊能夠感受到彼此的心跳。那么的愛情早已超越了狹隘的小情小愛,而是融入到了對人民群眾、對國家的無私大愛之中。

          “浮世三千,吾愛有三,日月與卿,日為朝,月為暮,卿為朝朝暮暮”是兩個人之間的愛情。為了人民,為了國家,而犧牲了兩個人之間的短暫愛情,而換取革命勝利,人民獨立,愛情便達到了一個新的高度。

          原來,落紅真的不是無情物,它只是化作了春泥,靜靜地守護花的成長。向革命先輩學習,向革命先輩致敬。愛情的奉獻方式何止一種,落紅化春泥的愛情更是偉大無私的真摯情感。(韓城公司 王秋燁)

          91精品国产综合久久,精品伊人久久久大香线蕉?,久久大香伊蕉在人线国产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