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ztrbj"></output>
<font id="ztrbj"><track id="ztrbj"></track></font>

      <del id="ztrbj"><track id="ztrbj"><b id="ztrbj"></b></track></del>

          <b id="ztrbj"></b><var id="ztrbj"><track id="ztrbj"></track></var>

          手機掃一掃

          柿子餅
          發布日期:2021-10-09    作者:曹亢    
          0

          金秋十月,當全國人民都沉寂在黃金周的快樂時光之時,農村各地豐收的場面也在這個特殊的日子里向祖國七十二歲華誕送出秋的祝福。秋天是一個豐收的時節,經歷過整個夏季高溫的不斷洗禮之后,金黃的玉米終于成熟,稻田間的麥穗也長成了一顆顆飽滿的大米,地里的紅薯也一個個的長成,黃橙橙的橘子,紅艷艷的柿子,笑開了嘴的石榴,紅彤彤的蘋果....隨處可見的水果無不預示著這又是一個豐收的季節。

          遠在千里之外的我最想念的還是媽媽親手烙炙的那一塊噴香的柿子餅。我的家鄉在十三朝古都西安的一個小縣城臨潼,這里不僅有著令全世界為之驚嘆的世界八大奇跡之一的兵馬俑,還有著當前張騫出塞自西域帶回的水果“石榴”,更有著從小伴我長大的臨潼特產“火晶柿子”。

          小時候,每到十月份,枝頭上的柿子便一個個的長成紅燈籠,全家人齊上陣,忙碌的將枝頭的柿子采摘回家,但是由于柿子基本上是大面積的成熟,加之交通不便,好多的柿子堆在一起賣不出去,我們當地人便利用柿子開始制作著屬于自己的美味“柿子餅”。不同于其他各地個頭較大,臨潼的火晶柿子個小糖度高,沒辦法制作成現在市面上常見的柿餅,但勤勞的中國人民用他們的智慧仍做出了美味耐儲存的食物。

          小時候,每到母親烙炙柿子餅時,我和弟弟兩人便眼巴巴的站在鍋旁,眼都不眨的看著目前熟練地烙餅。只見母親熟練地拿來面粉裝盆,再將熟透了的火晶柿子皮撕下,將柿子鮮紅的果肉直接擠到面粉中,然后開始熟練地和面,撤劑子,壓餅。?年紀還小的我像一個好奇寶寶似的不停的問母親問什么這個面不用提前發酵呢?為什么不加水呢?為什么不再加些白糖呢?為什么直接就可以和面烙餅了?母親也耐心的告訴了我做面食死面和酵面的區別,不一會一個個小圓餅在母親手里就好像變魔術般的整齊的碼了一案板。母親便拿出了家里的平底鋁鍋,倒上油一個一個的碼上去,小火慢慢的煎制,還時不時的拿出鏟子給餅子翻個面,待到烙至兩面金黃,那一股難以言表的香味撲鼻而來,母親也總是將最早烙熟的兩個餅子拿給我和弟弟,然后繼續將剩下的餅子烙熟,放在家里的饃籠里,等待下次吃的時候輕輕的再煎熱食用。看著我們倆狼吐虎咽的樣子母親總是嘮叨著慢點吃慢點吃,鍋里還有呢,不過這東西是死面做的,可千萬不能多吃,一人最多兩個,吃多了晚上小心肚子疼。但當香甜脆脆的餅子與味蕾相碰撞,感受美食的味道時,我總是控制不住的多吃了一點。此情此景,現在想來還依然是那么的清晰可見,那香甜的味道還是會讓我不由的咽下一口唾沫。

          這些年隨著我和弟弟工作之后離家越來越遠,兒時的美味也變成了一種對于家的念想。每到十一秋收之際,母親也總是打電話過來說現在的柿子都沒人摘了,我知道你喜歡吃柿子餅今年特意摘了點火晶柿子給你留著等你回來吃。每每這時電話的這頭我的心頭便不由的一陣發酸。(韓城公司 曹亢)

          91精品国产综合久久,精品伊人久久久大香线蕉?,久久大香伊蕉在人线国产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