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ztrbj"></output>
<font id="ztrbj"><track id="ztrbj"></track></font>

      <del id="ztrbj"><track id="ztrbj"><b id="ztrbj"></b></track></del>

          <b id="ztrbj"></b><var id="ztrbj"><track id="ztrbj"></track></var>

          手機掃一掃

          燕子回時
          發布日期:2021-10-20    作者:薛生旭    
          0

             “獨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除了中秋和春節,似乎只剩下重陽節最是相思了。自進入漢中工作以來,我能在這些節日回一趟老家的日子屈指可數,更別說在這些日子中能見到遠在家鄉的親人和朋友,時常只能是爬上定軍山或者天蕩山向北方望去。可看見的依然是山,這一座座的山啊,每一座都比我站的山要高的遠。

          燕子回時

          每一次站在山巔,我總能想到小時候的伙伴兒。自從家搬到現在居住的小鎮,我家便和小燕的家做了領居,孩子們都有隨和的天性,友誼和情誼最易是在萌小的年紀里誘發,經過歲月的洗禮會變得更加純真,不出半日我們變成了朋友。一雙圓溜溜的大花眼像兩顆寶石,鑲嵌在粉嫩的臉上,微微泛黃的頭發扎成了兩只羊角,跑起來一擺一擺的,甚是可愛。由于是鄰居,從認識以后我們便天天在一起,時常還會到對方的家里吃飯。母親和小燕的母親開玩笑說要給我們兩個定娃娃親,那是的我并不知道什么叫娃娃親,總以為定了娃娃親以后,我們能天天在一起玩耍,于是乎我們之間變得更加親密了起來。

          隨著年齡的增長,我們進入中學,母親和小燕的母親也總叮囑我,在學校里要照顧好妹妹,那時的我們就像兄妹一樣,一起上學放學,甚至老師也認為我們是真正的兄妹。天有不測風云,小燕的母親因為常年疾病去世了,因為小燕的父親腿腳不變,家中變得十分拮據,小燕不得不輟學去打工,而我因為學籍的緣故,被轉學到隔壁的縣中學上學,自此,再極少見到小燕了,也逐漸斷了聯系,畢竟那時可不比現在的通訊條件。后來與母親常常聊到小燕,母親感嘆說她是個苦命的孩子,家庭的突然變故,使得原本活潑可愛的孩子,早早地踏上了本不該屬于她這個年紀要走的路。我也總為她的生途而噓唏,我們總說不向命運低頭,然而我們卻忘記了我們都需要生活在現實當中,無論有過么高尚的理想,總敵不過現實生活和眼下艱難的摧殘。

          時間從未開口說話,卻給了所有問題的答案,到后來我參加了工作,到了遠在千里之外的鋼鐵廠,就再沒有見到過小燕了。母親說她嫁到了外地,生了一對可愛的寶寶,據說是在她現在居住的小鎮上開了一家小超市,日子也過的甚是緊巴。我也曾產生到去探望她的念頭,卻有許多原因只能作罷,只是在重陽節這一天登上定軍山或者天蕩山上,向北望去,懷念我曾經的摯友。

          趁著休假的時候,我和朋友一起登上了天蕩山,與朋友講了我們的故事,朋友也是頗為感嘆,讓我即興寫一寫心情,但不能沒有思念,我即時寫下“天蕩好景色,百鳥林中歌。不聞車馬聲,孤影萬木遮”。朋友聽了以后感慨地說:“人這一生難免有不如意,你們的友誼就像是南飛的燕子,春天到了,燕子就飛回來了,只是你要做好屋檐下的歸巢”。朋友說的也確實在理,許多時候我們只是等待,卻不會為歸來做好準備。

          “歲歲重陽,今又重陽”那時候的情緣像是心中的故鄉的山丹丹花,長在心間總讓人難以割舍,只能是每一年站在山頂山,摘拾一朵菊花,向著遠方凝望,期盼著些什么。時光冉冉,每個人都曾懷念的歲月,不曾回來過,又好像是昨天,亦或者在明天,只是難得放下眼前的羈絆。至于我曾經的伙伴,或許像朋友所說,只是等燕子回時。(漢鋼公司煉鋼廠 薛生旭)

          91精品国产综合久久,精品伊人久久久大香线蕉?,久久大香伊蕉在人线国产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