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ztrbj"></output>
<font id="ztrbj"><track id="ztrbj"></track></font>

      <del id="ztrbj"><track id="ztrbj"><b id="ztrbj"></b></track></del>

          <b id="ztrbj"></b><var id="ztrbj"><track id="ztrbj"></track></var>

          手機掃一掃

          秋的憶思
          發布日期:2021-10-28    作者:薛釗    
          0

          在古往今來的詩句中,在文人墨客的眼里,秋天是一個關于殘敗、落寞、蕭條、離別、與一切劃清界限的季節。白居易說“南浦凄凄別,西風裊裊秋”,張繼說“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王繼說“樹樹皆秋色,山山為落輝”,大將軍曹操說“秋風蕭瑟,洪波涌起”。

          在我的眼中,這個季節寒冷卻不落魄。正如我喜愛的一位作家,她存在于中國文學的黃金時代,但她的一生只有短短31年。她叫蕭紅。

          想起這位作家,人們首先想起的是她的才華,其次才是她的勇氣。她18歲違抗父命去北平讀書,三番五次從家里逃出來,為了尋找“自由與知識”。從那個天寒地冷的東北逃出來,自那以后,她再也沒有見過家人,回過東北。她飄零的一生就這樣開始了。

          在我看來,那個年代的女性,一生中最重要的是“一個依靠的人”,依靠著生活與情感,從照顧別人這件事兒上獲取快樂。在那個舊時代里,依然是那句話,“女子無才便是德”,家家戶戶都認可這句話,從而也認定了女性的命運。

          蕭紅從初中帶領學生們運動,到不顧家庭反對去北平讀高中,并想一路走到大學。在這其中,從未中斷過寫作。雖然一路飽受大時代的摧殘,但她心中的炙熱,是任何東西都澆不滅的。正如秋天,雖破敗孤立無援,但每個人內心都擁有熱烈的情懷,我們唯有靠這些炙熱,才能度過漫長的即將到來的冬天。對生活的炙熱、對家人的炙熱、對朋友的炙熱、對自己熱愛的萬物炙熱。

          在她的作品中,我最喜歡《呼蘭河傳》。從這篇小說中,不僅讀到了主人公的一生,更深層次的是,讀出了在那個大時代下,生命的潦草與麻木。尤其令我記憶猶新的一段,她寫跟著祖父念詩,念到“少小離家老大回”,抬起頭問祖父,“我也是要離家的嗎?等我回來的時候連爺爺也不認識我了嗎?”祖父笑著說:“等你老了,還有爺爺嗎?” 蕭紅寫《呼蘭河傳》,寫完沒過幾年就死了。死在離東北老家很遠、很遠的香港。她再也沒有回去那個地方。她曾這樣描述這個地方,“有一段時光,沉淀在記憶深處,歷久彌新,有一座城,我來過,便再也不曾遠離,呼蘭河,那是我一生的希望與憧憬”。

          希望我們也能像她一樣,像秋天一樣,亦或是像那個時代所有逃出來的女性一樣,心中懷揣著自己的熱枕,度過蕭條的秋天,無畏地迎接寒冬。(韓城公司 薛釗)

          91精品国产综合久久,精品伊人久久久大香线蕉?,久久大香伊蕉在人线国产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