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ztrbj"></output>
<font id="ztrbj"><track id="ztrbj"></track></font>

      <del id="ztrbj"><track id="ztrbj"><b id="ztrbj"></b></track></del>

          <b id="ztrbj"></b><var id="ztrbj"><track id="ztrbj"></track></var>

          手機掃一掃

          老 窯
          發布日期:2021-11-01    作者:曹亢    
          0

          最喜歡家鄉的寧靜,初冬的清晨一縷陽光透過早已光禿禿的槐樹灑向家鄉的黃土地。過了寒露已是初冬,我仍然穿著秋日的衣裝漫步在老家的小路之上。入眼是一片綠油油的麥田,路邊的樹上早已沒有了成片的綠茵,只剩下一顆顆紅彤彤的柿子還掛滿枝頭,耳邊不時傳來喜鵲渣渣的叫聲,似乎整個人的心也愈發的平靜下來。

          不覺間前方的一片廢墟映入眼底,原來是今年綿綿的秋雨將家里的老窯下塌了,再堅固的房子終于也沒能頂住歲月的侵蝕,四間窯洞已經全部坍塌,滾落的黃土也早已將院子填了大半,只剩下被埋了半截的核桃樹漏出了他的散枝,兩只小松鼠在枝頭追逐著,似乎是被我的到來無意驚到了,嗖的一聲竄入了邊上的麥田無影無蹤。眼前的破敗讓我不由的心里一酸,兒時熟悉的畫面不禁浮現在我的眼前。

          家里的老窯是爺爺在上世紀60年代初舉全家之力建造而成的,不同于陜北的窯洞,我們關中平原的窯洞從遠處看是看不到的,是先祖們用自己的智慧,借助一定的地勢在平地上向下開挖,然后在深坑里面在掏出供人居住的窯洞。小時候常聽爺爺說起,當初為了給兩位大伯成親,舉全家之力歷時一年時間才做出了這項偉大的工程。80年代之時隨著生活條件的逐步改善,村里人都開始搬離窯洞,在平地上另起樁基鑄成了磚混的房子,窯洞也就隨之閑置了下來,只是放置一些家里長期用不到的農具、草料等等,但老窯確成了我兒時的歡樂谷。

          每年春天老窯的門道及窯邊迎春花是我們所有小朋友最喜愛的植物,一到放學約上幾個小伙伴,在老窯里的院子里捉迷藏,玩沙包,踢毽子,跳皮筋,簡簡單單的活動確讓大家樂此不疲,終于玩到快要天黑了,一個個將盛開著的迎春花編成花環戴在頭上,手里再捧上一把,興沖沖的往家里跑去,一朵朵淡黃色的迎春花成了春天里最美的顏色。夏季老窯更是家里的寶,那時候誰家的老窯要是還能住,能在朋友圈里吹上幾天。炎炎盛夏里,面對著快四十度的高溫,母親總會提前將老窯打掃一番,提前將被褥曬透,等到中午全家人便能夠舒適的躺在老窯里面避暑,外面雖然三十幾度的高溫,但是窯洞里因為特殊的地理構造,一般只有十幾度,躺在涼爽的窯洞之中,身上和身下是曬得暖融融的棉花被,那滋味至今令人回味,待到午后再從老窯的水窖里面撈出提前冰鎮好的西瓜,一口下去瞬間炎熱的暑氣一消而散。等到了豐收的秋季,老窯邊上的酸棗也同樣帶給了我們小孩子豐收的喜悅,一幫小伙伴整日的徘徊在老窯上,盯著一粒粒的酸棗由青變紅,然后比賽著誰能夠摘到最多的酸棗,雖然不時地有人被扎的哇哇大叫,但卻總擋不住美味的誘惑。

          如今伴隨著時代的發展,農村的生活越來越好,家家戶戶都蓋起了新房子,用上了空調冰箱,村子里老窯已逐漸成為了過去,慢慢的逝去在歲月的長河里。也許再過多年,我們的下一輩已經無法理解關中平原上的老窯文化,但老窯留給我的回憶卻終將難以忘懷。幾十年的時光里,似乎一切都改變了,但卻又似乎一切都未曾改變。(韓城公司 曹亢)

          91精品国产综合久久,精品伊人久久久大香线蕉?,久久大香伊蕉在人线国产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