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ztrbj"></output>
<font id="ztrbj"><track id="ztrbj"></track></font>

      <del id="ztrbj"><track id="ztrbj"><b id="ztrbj"></b></track></del>

          <b id="ztrbj"></b><var id="ztrbj"><track id="ztrbj"></track></var>

          手機掃一掃

          信天游遇上山丹丹花
          發布日期:2021-11-01    作者:薛生旭    
          0

          信天游遇上山丹丹花

          春耕秋收之際,走在陜北鄉間小路上,走到田間地頭,總能聽到時不時傳來的信天游,“半夜里想妹妹啊呀,想得哥哥就睡不著個覺”、“山丹丹花開六瓣瓣紅,想哥哥我哭成個淚人人”,這些歌就像陜北的黃土層,有時顯的渾厚,有時又是婉轉動聽。

          在縱深溝壑的陜北,一個在山的這頭,一個在山的那頭,隔著一道深不見底的溝壑,相互吼著打個招呼,既聯絡了感情,也解除了獨自耕種秋收時的寂寞。手扶著犁耕種時,揚鞭子的時候用信天游吼上幾句《趕牲靈》或者《走西口》,有時候看見了山丹丹花便即興來幾句,周遭也沒有人,不怕別人笑話。一來二去就練成了一副好嗓門,由于對方圓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十分都熟悉,之后的信天游便信手捏來。

          信天游與內蒙地區的“二人臺”頗為相似,據說信天游源自秦朝戰場上士兵的豪邁宣泄,具體出自誰之手就不得而知了,由于高亢豪邁,符合陜北人的性格,便一代代流傳了下來。信天游一般都是即興的,喝酒、犁地、打谷場上都可以唱上幾句,尤其是在田頭和打谷場上,累了唱上幾句,渾身便有了勁,煩躁了也可以即興來上兩句,總能及時宣泄心中的憤懣。陜北與其他地方的酒桌文化大相徑庭,坐在一起沒喝醉一兩個人,那這場酒算是白喝了,直到實在喝不下去了,趁著酒勁也不藏著掖著了,便開始在酒桌上唱起了信天游。

          在陜北,每個人都會唱幾句陜北民歌,能唱信天游的人卻不多。信天游與陜北民歌是截然不同的,陜北民歌只要跟著旋律,哼唱幾遍也就會了,畢竟一首陜北民歌的旋律和歌詞是固定的,再配上個好嗓子,唱出來的陜北民歌就有了味道,信天游則不同。一首陜北民歌可能有好幾個版本,但信天游每一個人就是一個版本。信天游不追尋一定的音律,也沒有固定的歌詞,形式上有了更加靈活的變化,唱起來可高可低,語句可長可短,可以渾厚高亢,也可以婉轉優雅,完全不拘泥于固有的形式。對于曾今文盲率較高的陜北來說,信天游似乎更適合民間流傳。

          唱信天游總離不開山丹丹花,生長在背坡上的山丹丹花也稱野百合,被人們賦予著愛情的美好寓意,因為它的獨特,便成了信天游中吟唱的對象。從前的俊男靚女們,追求自己心愛的人的時候,都會到背坡上采幾朵山丹丹花贈送給對方,還唱上幾句信天游,山丹丹花也成了他們追求愛情與自由最美好的見證。后來,因為人們對山丹丹花的無限鐘愛,山丹丹花不在拘泥于追求美好愛情,只要是路過的每一處背坡碰見了,就會順著底根刨起來,移栽入自家的菜園中、花盆里或者墻頭上。無論是信天游里的吟唱,還是平時的移栽,處處彰顯著陜北人對這些生長在背坡上山丹丹花的憐愛。

          隨著現在生活條件越來越好,網絡信息越來越發達,山丹丹花也逐漸走出了陜北這塊古老而又神秘的土地,走進了更多人的視線。信天游雖說遇上山丹丹花,能撞出人們對生活的激情,綻放出燦爛的火花,但限于它的千變萬化,依舊守候在黃土高坡的溝溝洼洼里。

          如今,大多數年輕一代人都對信天游棄之若無,但稍微上了年紀的一輩人,依然對信天游撞上山丹丹花無限眷戀。若是能趕春耕秋收之際,在陜北的鄉間走上一遭,依然能聽到用信天游唱出來的哥哥與妹妹的思念,還有那紅艷艷的山丹丹花。(漢鋼公司煉鋼廠 薛生旭)

          91精品国产综合久久,精品伊人久久久大香线蕉?,久久大香伊蕉在人线国产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