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ztrbj"></output>
<font id="ztrbj"><track id="ztrbj"></track></font>

      <del id="ztrbj"><track id="ztrbj"><b id="ztrbj"></b></track></del>

          <b id="ztrbj"></b><var id="ztrbj"><track id="ztrbj"></track></var>

          手機掃一掃

          拜神
          發布日期:2021-12-15    作者:薛生旭    
          0

            在縱深溝壑的陜北,幾乎每個村莊都有廟宇,供奉著菩薩、龍王等不同的神像,每年二月末到七月初之間這些廟宇都會舉辦廟會。這一天,十里八鄉的人們都會不約而同地來到廟宇,掏出幾塊錢,買一點香和黃紙,虔誠地拜上一拜祈求保佑,乞求家人平安,來年風調雨順。

          拜神

            奶奶在世的時候,是村里去廟里最多的人,無論是家里的牛生病了,還是豬下崽子了,奶奶都會跑到村里的廟里,跪在那些神像前,虔誠的禱告一番,希望一切都能平平安安、順順利利的。奶奶沒讀過書,因為貧窮和落后,使她的思想還禁錮在封建時代,她的世界里,無論有什么困難,只要她懷著虔誠的心拜一拜,神仙就會保佑,一切問題都會迎刃而解了。堂哥小時候淘氣,爬到樹上淘鳥蛋,不小心從樹上掉了下來,急壞了的奶奶連忙將堂哥安撫在二伯家的炕上,帶上香和黃紙跑到村東頭的廟中,不停地磕頭乞求,希望堂哥能在神的庇佑下,躲過這次災難。

            奶奶神神叨叨那一套,毫無保留地傳給了母親,母親也不識字,對于一些事無法用科學知識來解釋時,母親也都歸功于神,遇事會像奶奶一樣到廟里祈禱一番。我是個無神論者,尤其是我上中學開始學習了更多的知識,了解了更多的自然現象和產生這些現象的原因,再加上我接受了共產主義思想的洗禮,對求神拜佛更是不屑一顧,甚至到了反感的地步,因此引來不少母親的責罵,說我是在褻瀆神靈。其實我知道,母親是擔心會給我帶來厄運,人對未知的事物都懷有敬畏的心,都害怕未知帶來的危險降臨在自己最親的人身上。父親也是有一定文化的,對于這些虛頭巴腦的事也是拒絕的,但大多數是“敬而遠之”。

            拜不拜神的問題一直以來都和母親辨別不清楚,直到大學畢業后,網絡科技也越來越發達,我才逐漸明白,拜神并不算是迷信,是人們心中的一種敬畏和寄托。在曾經的窮山僻壤中,有著少的可憐的知識,以及長期的封建固化思想,面對一些無法治愈的疾病與痛苦,面對無法解釋的現象與事情,人們都會歸功于神的旨意,所以人們就產生了虔誠拜佛祈求保佑的現象了。人們對美好生活向往的羈絆束手無策時,只能把美好寄托于廟宇,寄托在燒香拜神里。但平日里他們還是辛勤勞動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用自己的勤勞來換取幸福,最終生出飛出大山、飛向自由翅膀。

            世上本無神,只是人們心中的偉人有著無窮的力量,人們對他的紀念慢慢變成了參拜,他們就變成了人們心中的神。

            就如同廟宇中供奉的孔子和關公,其實是人們對擁有豐富的知識和對國家和人民無限忠誠的一種向往。陜北老家一帶處于紅色革命根據地的正中心,那里已經建立起了許多毛主席紀念館,也有毛主席廟,時不時有人去燒香參拜,這是人們對他紀念的一種方式。袁隆平老先生在世的時候,許多網友都說他在古代就是進堂殿、入廟宇的人物,因為他的豐功偉績已經無法用語言表達了。

            如今,每逢和母親趕廟會,我也會掏上幾塊錢,買些香和黃紙,誠心地拜一拜,這只是一種懷念。母親驚訝我的轉變,當聽我說這是一種傳統文化,也是對曾經為人們作出貢獻的人的一種紀念的時候,母親只是略略點點頭,她并不懂我說的紀念的意義。其實,無論有什么愿望,將心靜下來,勇敢拼搏、不負韶華,那我們每個人都將是自己的神。(漢鋼公司煉鋼廠 薛生旭)

          91精品国产综合久久,精品伊人久久久大香线蕉?,久久大香伊蕉在人线国产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