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ztrbj"></output>
<font id="ztrbj"><track id="ztrbj"></track></font>

      <del id="ztrbj"><track id="ztrbj"><b id="ztrbj"></b></track></del>

          <b id="ztrbj"></b><var id="ztrbj"><track id="ztrbj"></track></var>

          手機掃一掃

          母親牌“臘八面”
          發布日期:2022-01-10    作者:趙世平    
          0

          時光匆匆,不知不覺又到了一年中的臘月天。只要進入臘月,日子就像翻書一樣,很快就過去了,這意味著離過年也越來越近了。臘月的人們是忙碌的,也是幸福的,臘月天總給人一種充滿美味和吉祥喜慶之感。年的腳步漸行漸近,人們對美好的向往也越來越深。

          我的老家在渭北的一個小村莊,在我們老家,一直有這樣一個習俗,臘月初五喝五豆(五種豆子熬成的粥),臘月初八吃臘八面。每年的農歷臘月初八早上,家家戶戶都要吃一碗熱乎乎、香噴噴的臘八面。今年由于我粗心大意,加之我不太講究,直至過了臘月初五,才想起竟然沒有喝五豆。只能想著后邊如何吃一回就像母親那樣做的“臘八面”我的口福。

          說起“臘八面”,我小時候頭腦中總把這幾個字當成廣播喇叭“喇叭面”,也一直百思不得其解,為什么叫做“喇叭面”,直至上學后,才明白“喇叭”即就是“臘八”。回想起小時候幼稚及無知,至今想起來都覺得好笑。那時候,母親總是愛說諺語“五豆六豆,喝了都有;吃了臘八面,就快過大年。”“喝了五豆,長一斧頭;吃了臘八,長一杈把。”對于這些諺語,我那時也是似解非解,但一直都牢記在心,而對于這碗和新年連在一起的“面”,我在童年時代卻是非常渴望的。

          上世紀八十年代初,家里沒有多少存糧,平常都是玉米面、小麥黑面、菜團充饑。只有到了臘月初八,才能吃上很好的面食,所以心里特別盼望臘月的到來。兒時記憶中的“臘八面”在母親的制作下總是那么津津有味。每到臘八這天,母親早早洗凈紅蘿卜白蘿卜,切成小丁塊,到村里換豆腐人家割上2斤豆腐,切成塊,蔥切成段,鍋里放些自家壓榨的菜籽油,灶臺下架上柴火,油燒熱了,放入蔥段,加些辣面,把紅蘿卜、白蘿卜丁、豆腐塊倒進炒鍋,爆炒一會兒,放些鹽、花椒粉,加些醬油,之后添一瓢水,待鍋里的紅白蘿卜丁、豆腐塊、粉條子在沸水中翻滾一會兒,舀出盛在盆里。這樣,一頓香噴噴令人嘴饞的臘八澆頭菜就好了。緊接著,母親會用攢了好長時間的不黑不白的小麥面粉,搟上一大劑面,切成細條形的韭葉面。等水燒開,然后下在鍋里,煮熟后一人撈一碗,澆上香噴噴的臘八菜,真的是美不勝收。而在吃面時,我因為是家里最小、身體最弱的孩子,母親在盛飯時,總會多給我舀些臘八澆頭菜,一直到現在,我都感覺那時的臘八面真的好香好美。

          記憶中那個年月的臘月天總是冷得出奇,天寒地凍、冰天雪地,冰溜子常常在房檐吊著。母親總是將炒制的剩余的臘八菜放在盆里,凍成冰塊,這樣不用擔心臘八菜變質,這宛如天然的冰箱冷凍室,能讓我們家一個冬天就能吃上好幾次。在那個貧瘠的年代,一年又一年,母親就是這樣想方設法讓我們全家吃飽吃好。現如今,生活條件好了,各種美味隨時都能吃上,各種佳肴琳瑯滿目讓人眼花繚亂,自己也經常會做一些以及會點一些類似于“臘八面”的臊子面、菜面,卻感覺這些精工細作的桌上品遠遠比不上那母親的柴火味香醇。

          后來上學了,從初中就開始住校,再后來到高中、出門在外參加工作,很多時候都是遇有臘八節不放假也回不了家,母親的臘八面也就成了心底的“念想”。而自我成家后,一直漂泊他鄉,更是難遇臘八節回老家。尤其在最近幾年,每當臘八節拿起手機,屏幕上大多出現的是對“臘八粥”的回憶和贊美,而我卻沒有入鄉隨俗的喝“臘八粥”,不喝“臘八粥”,卻吃“臘八面”,因為我心底里,還是一直饞那一碗母親牌“臘八面”,亦或“喇叭面”。(龍鋼公司 趙世平)

          91精品国产综合久久,精品伊人久久久大香线蕉?,久久大香伊蕉在人线国产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