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ztrbj"></output>
<font id="ztrbj"><track id="ztrbj"></track></font>

      <del id="ztrbj"><track id="ztrbj"><b id="ztrbj"></b></track></del>

          <b id="ztrbj"></b><var id="ztrbj"><track id="ztrbj"></track></var>

          陜鋼集團“三嚴三實”專題教育
          陜鋼集團“三嚴三實”專題教育

          黨員干部違紀違法典型案例警示錄——毛紹烈腐敗案剖析

          發布日期:2015-09-15    作者:--

          信念崩潰 人生崩盤

          ——廣西壯族自治區賀州市政協原副主席毛紹烈腐敗案剖析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發布時間:2014-07-25 09:03

            如果不是東窗事發,廣西壯族自治區賀州市政協原副主席毛紹烈可以說是“安全著陸”了。32歲當上副處級領導干部,40歲任鐘山縣縣長、縣委書記,45歲已成為分管城建、國土、交通等重點領域“重權在握”的副市長,50歲時調任賀州市政協副主席,毛紹烈的仕途可謂一帆風順。

            但隨著手中權力的逐步增大,他開始忘乎所以,沉迷在權、錢、色的漩渦里不能自拔,最終受到黨紀國法嚴懲,被永遠釘在了恥辱柱上。

            該案涉及金額1711.6萬元,其中受賄金額1052.9萬元,毛紹烈成為賀州市2002年12月撤地設市以來因腐敗而落馬的行政級別最高的官員。

            收受賄賂 一步一步走向深淵

            “欲不可縱,漸不可長。”欲望一旦放縱,小錯漸漸滋長,人就容易迷失方向,走向深淵。

            1996年10月,毛紹烈從梧州地委辦公室副主任調到賀縣任縣委副書記。當時的賀縣,城區建設方興未艾。上任不久,毛紹烈就接手了城區建設征地拆遷工作,他肩上有了責任,手中有了實權,而誘惑也逐漸向他走來。

            一天,當地某房地產開發公司總經理程某找到毛紹烈。程某承建了賀縣1.5公里長的北環路,工程投資4000多萬元。由于征地拆遷量多、征地難度大,工程進度很慢。新官上任,毛紹烈對找上門的程某很熱情,表示一定盡力幫助。臨走時,程某拿出一個裝有2萬元錢的牛皮紙信封,以“一點茶水費”的名義放到了毛紹烈的辦公桌上。就在毛紹烈想著如何處理這個信封的時候,程某已經匆匆走出了辦公室。

            第一次收到意外之財,毛紹烈既竊喜又擔心,猶豫來猶豫去,他還是把那2萬元放進了自己的辦公桌抽屜里。不久后的中秋節,程某又將一個裝有1萬元錢的信封放到毛紹烈桌上。這一次,毛紹烈沒有猶豫,心領神會地說了一聲“謝謝”。

            此后逢年過節,程某都會給毛紹烈送錢。靠手中的權力可以輕易獲得“財富”,這讓毛紹烈的欲望迅速膨脹。從此,毛紹烈的貪婪之手越伸越長,涉及人員越來越多,受賄數額越來越大。自1996年收受第一筆賄款至2012年案發,他平均每年收受賄賂100余萬元。其間,毛紹烈歷任縣委副書記、縣長、縣委書記、副市長,看起來是一帆風順,而他的人生卻是在一步步走向崩盤……

            權錢交易 陷入泥淖不能自拔

            官員手中一旦掌握了地皮、項目、指標審批權,就成了不法商人和私營企業主銀彈進攻的對象,就有了權錢交易的風險。這時候一旦失去自律自控,官員便很容易陷進泥潭之中不能自拔。毛紹烈和農民企業家陳某的關系,正是權錢交易的典型案例。

            這個農民企業家相信“有錢能使鬼推磨”的歪理,作為感情投資,從2006年至2011年,逢年過節都會給毛紹烈送錢,5年間共送了25萬元,而毛紹烈也覺得他是一個值得交往的老鄉。

            2005年11月,陳某在中國—東盟博覽會上得知廣西一品陶瓷廠土地公開拍賣的信息。這家占地75畝的陶瓷廠恰在賀州地界上。于是,陳某于2006年初在賀州市成立了一家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并以該房地產公司的名義參與競選并中標。

            為了讓土地早日過戶到自己名下,2009年的一天,陳某準備了兩盒茶葉,把其中一盒的茶葉抽出來,放入8萬元人民幣,然后打電話給當時分管城建、土地的賀州市政府副市長毛紹烈,說請他去“兜兜風”。當晚,陳某接上毛紹烈,一邊開車一邊和毛紹烈講,他在這塊土地上已投入了2000多萬元,時間拖了很久,一直沒辦成土地過戶手續,請求毛紹烈盡快給予批復。毛紹烈聽后不做聲。最后,陳某把那兩盒茶葉遞給毛紹烈。

            過了半個月,陶瓷廠75畝土地的過戶手續還是沒有批下來。陳某故伎重演,再次約毛紹烈“兜風”,又留下一盒真茶葉和一盒放有8萬元現金的茶葉盒。兩三天后,他拿到了批文。

            此后,陳某深諳毛紹烈的心思,在獲取項目前都要跟毛紹烈去“兜風”。而裝滿現金的容器,也由裝著8萬元的茶葉盒變成了裝滿15萬元的水果箱,最后又變成了存有100萬元的銀行卡。貪欲讓毛紹烈在違紀違法的泥潭中越陷越深。

            手段隱蔽 心懷僥幸放縱貪欲

            貪官裝“窮”,無非是想掩蓋自己的罪行,其實也從一個側面暴露出他們內心的恐懼。然而他們再精明,也欺騙不了組織和群眾雪亮的眼睛。

            毛紹烈也裝窮。他不抽煙不喝酒,平時穿的衣服大都是舊的。調查中,他的情婦交代,毛紹烈把別人送的名牌西裝全部藏在衣柜里,平時只穿一些陳舊便宜的外套。

            毛紹烈從任鐘山縣縣長起就預謀作案,并善于偽裝、反調查意識極強,采用各種手段斂財和藏匿贓款贓物。如用三張假身份證開立賬戶存錢、購房、入股;用非直系親屬名字購置房產;采取假按揭貸款方式收受外地商品房等。

            2010年11月,鐘山縣委原書記譚玉和受賄案發后,毛紹烈在驚恐之中做著應對調查的準備。其中一項準備就是轉移贓款贓物,藏匿非法所得:將所有房地產證件按是否可以公開分類放置;所有存款憑據按硬質(銀行卡)和軟質(存折、定期存款單)分類隱藏;悉數轉移存放在家里的現金。他還自我警戒,以后存受賄得來的錢時一律用親戚的名義。

            2011年3月,毛紹烈把放在衣柜里的139萬元拿出來,交給一個在外地工作的親戚保管。毛紹烈還買了一個保險柜,放在親戚家中的一間房里,他自己拿著鑰匙。毛紹烈還轉移30萬元到情婦家里。

            2011年春節,毛紹烈趁著家人酣睡未起,拿著陳某送給他的那張100萬元的銀行卡,一個數字一個數字地在客廳電視柜的背面寫上那張銀行卡的密碼,左右兩邊各三個數字。天大亮后,毛紹烈溜回老家,趁無人在廚房時,爬上灶頭,用塑料紙包好那張100萬元銀行卡,連同那些分好類的銀行卡、存折、存單一起放在廚房上橫梁的墻洞里。

            毛紹烈以為這樣就萬無一失了。殊不知,聰明反被聰明誤。他在“我走上違紀違法道路的深刻剖析”中寫道:“我盲目自信和僥幸的心理主導著我拿自己的身家性命賭一把,雖然勝算不大。由于上述原因,我還是一次次給自己找理由。然而,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任何犯罪行為終將受到法律的嚴厲懲處。”

            玩物喪志 奢侈腐化侵蝕頭腦

            2011年9月,賀州市班子換屆。毛副市長變成了毛副主席——賀州市政協副主席。失去了副市長權力的毛紹烈,開始尋求洗錢和權錢交易以外的另一種創收門路與機會。

            黃龍玉,最初人稱黃蠟石。早在2001年,毛紹烈在鐘山縣當縣長時,班子里就有人玩黃龍玉,他也頗為中意。毛紹烈心想:“玩石頭既是一種愛好,又可將現金轉變為石頭,不易被發現,發現了也說不清楚石頭價錢,豈不是兩全其美?”就這樣,懷著投資黃龍玉既能洗錢,又能賺錢的黃粱美夢,2002年到2008年,毛紹烈每年從潮州商人那里進的黃龍玉都在400斤左右,按時價每斤600元計,毛紹烈每年用于黃龍玉的開支達30萬元左右。7年間,毛紹烈買黃龍玉共花費200多萬元。

            2012年元旦,賀州市“品石緣”舉辦了云南黃龍玉展銷會。這對毛紹烈來說,真是天賜良機。展位上,毛紹烈拿起一塊黃龍玉摩挲把玩。展位上的經銷商李某立即心領神會,當即表示把這塊黃龍玉送給毛紹烈。

            2012年春節期間,為了要到兩塊好玉,毛紹烈帶了39萬元到梧州,還把自己放在親戚家里的98萬元一起付給李某。不久,兩塊黃龍玉雕件運到賀州。毛紹烈如獲至寶,放在書房里。

            如此這般,2012年春節前后,毛紹烈從云南省龍陵縣、廣西壯族自治區賀州市等地16次購買黃龍玉,共花費319.6萬元。其中一次購買了兩塊黃龍玉雕件,就花了138萬元。加上前些年采購黃龍玉所花的200萬元,毛紹烈用于購置玉石的開支高達500多萬元。

            法網恢恢,疏而不漏。2014年5月6日,毛紹烈因涉嫌受賄和濫用職權在貴港市中級法院被一審公開審理。等待他的,將是法律公正的審判。

            

          Copyright (c) 2015 陜西鋼鐵集團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陜ICP備10200399號
          91精品国产综合久久,精品伊人久久久大香线蕉?,久久大香伊蕉在人线国产H